叶落胸前,已是深秋

2014-01-02

    金沙似水,云天遗梦。记忆中,最感谢的还是那个金沙江畔的边陲小镇。伴着金沙江水的滚滚东去,我通过初中五年、高中五年,最终考取东南大学。

    十年寒窗无人晓,一举成名天下知。我突然成了宁静大山里的一个传奇,所有受过的打击,品过的苦涩瞬间就化为了记忆的潮水,流入了灵魂最深处,也不知何时会在某个阳光不约而至的午后肆意地弥漫开来,触动自己的心弦。

    从青山小站出发,一路细雨飞花,母亲早已泪流满面,父亲始终没什么话,当火车快开动时,只留下一句:“小龙,好好学习,照顾好自己。”转过身,伴着火车前行的隆隆声,任泪水侵袭着自己惶恐的脸。身上只有4000元,那是我家里全部的家当,我知道这对于我意味着什么。母亲一年到头养的肥猪最多只能卖2000元,而地里每年的庄稼只能收入500斤左右的玉米。

    开学报到,看到别的同学都是家长陪送,我却孤零零的一人。去大厅那儿报名,一看学费、住宿费6000元,顿时傻眼。迎新的学长带我去绿色通道,办理了学费缓交。学费的事,我始终不敢告诉母亲,免得母亲担心。正式开学后,我在辅导员、学生处老师的帮助下办理了24000元的助学贷款,心里终于放下了负担。当助学贷款办理下来后,我把这个消息告诉母亲,母亲经常对我说的就是“要记住学校的恩情,听老师的话,好好学习”。

    我深知求学机会的来之不易,所以异常努力。但突然转变的大学生活让我极度不适,我感觉很多方面落后别人太多太多。我不敢与别人交流,总感觉别人会看不起自己。每天我为生活费发愁,别人是一个月两三千的生活费,我全身上下只有缴费后剩下的2600元。学校的贫困生认定工作开始后,我申请了贫困生,辅导员在了解我的情况后,又给予了我助学金,这样让我这个贫寒学子在那个寒冷的冬季感受到如家的温馨和暖意。

    我永生不会忘记的是,南京湿冷的冬天,我只有唯一的一件很薄的秋衣,是母校发放的羽绒服陪伴了我整整一个冬季。当我接到衣服的那一刻,那份在内心里的笑容,一点也不逊色于幼时接到新衣服的幸福。那是我有生以来穿过的最好的一件衣服,真心地感谢母校对我的关怀,让我这个异乡求学的游子能够顺利地学习。

    一开始,我始终找不到自己的位置。上课时,我总是坐在第一排,可一点都没听懂。凭着骨子里倔强的劲头,我经常在教室里看书看到一两点,还把毛巾、洗发膏、牙刷都带去通宵。功夫不负有心人,通过努力,我不断提高了自己的能力,增强了自信,在大三学年,我在学院担任了团总支书记,负责学生工作。

    大二时,故乡彝良发生了地震。郭召旭、杨杰和我立刻便组织同学们为故乡捐款,共募捐到4万余元的善款。但故乡需要支援的,不仅仅是钱。我想把自己一步一个脚印走出大山的经历和体验告诉家乡的孩子,带着他们一起走进外面的世界。我在学校成立了缘梦彩云协会;回收废旧衣服捐赠给山区孩子;组织小分队深入山区普及常识和文化知识;号召社会爱心人士一对一资助……

    叶落胸前,已是深秋。如果说,考入东南大学,是上苍对我最大的宽容,那么我希望,用我的一生来铭刻母校和祖国对我的资助,用我的一生来诠释我对母校和祖国深深的感恩。

东南大学2011级 孙安龙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