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旦登览紫金山

2013-01-09

2013年元月一号,新年第一天,天气晴朗,阳光明媚,早上八点课题组几位同学集合于逸夫建筑馆楼下,相约登览紫金山。

来到白马公园,行至山脚下,正欲上山,谭林波打来电话,起床“晚点”了,错过了出发时间,于是,我和张保龙师兄、梁止水和赵杏便在山脚下聊天等待。虽然山脚下很冷,但是大家爬山的热情很高,聊的也很开心,话题从音乐、酒文化到找工作,不知不觉间谭林波就到了,我们便一起爬山。

紫金山位于南京市区东郊,曾有金陵山、钟山、蒋山、北山、神烈山之称,最高峰头陀岭高448米,是南京的最高点。我来南京的一年又半载中、数次游览紫金山,意在锻炼身体,磨练意志,欣赏大自然的美丽景色。这次新年伊始,再次登览此山,希望今年以勤为始,以爬山砥砺自己。

这次还是从华泰登山道一路上山。抬眼向上望,密密的树林,寒枝簌簌,偶有常青的树木散落其间,林间片片积的厚实树叶的空地和着微青的浅草,上面还有几天前下过的未消融的积雪,在南京看到积雪,对我这个北方人来说也算是新年的礼赞了吧。上午九点,人行栈道上已经有从山上往下走的人了,其中有青年人,甚至还有孩子,我用敬佩的眼光望着他们。

登山的途中,人很多,不时传来孩子的嬉笑。我们几人都是轻装上山,因此也不感到累,看看路人的欢呼雀跃,我们也被感染了,心情格外的好,一路上说说笑笑,昨天的疲惫也因今天的笑容烟消云散。

沿着登山道,我们直奔紫金山的最高峰北高峰而去,南坡平缓,拾级而上,倒也不费力,用不多时,便到达山顶,山顶的平坦和背阳处仍有积雪,许多小朋友在家长的看护下在堆雪人,不时地回忆起童年旧事,但时间不等人,转瞬之间,我已经成了大人。

来到北高峰,往近处看,北高峰北坡,确有“山从人面立,云傍马头生”之陡峭,北坡之雪甚于南坡,遮住了裸露在北坡的紫色石,也没有阳光的照射,因此此时看不到紫金山的“紫气”,但这不影响我的心情。因为向北眺去,视野瞬间变得非常开阔,整个南京城在烟雾缭绕之中,除城市的高楼和长江外,惟余茫茫,繁华喧嚣的城市此刻变得安静沉寂。我们几人对着这茫茫晴空放声长啸,瞬间能够感受到古人“登东皋以舒啸”的豁达豪放。此情此景、不禁让我想起一代天骄毛主席的一首诗,钟山风雨起苍黄,百万雄狮过大江……虎踞龙蟠今胜昔,天翻地覆慨而慷。”

在山巅合影留念,停留片刻,便下山而行。原路返回,此时原有的一些积雪开始慢慢融化,道路也不怎滑了,所以下山感觉轻松多了,但我还是提醒自己:“莫言下岭便无难,赚得行人空喜欢。正如万山圈子里,一山下罢一山拦。”同行的友人却调侃我说:“下罢紫金山是白马公园,不再是山”,说完大家哈哈一笑。

下山归来,感触良多:感谢课题组友人的同行,爬山不仅可以放松心情,强身健体,而且可以修身砥志,陶冶情操。元旦是新一年的开始,我也希望能以此次爬山为始,再接再厉,迎接新的挑战。

原文:丁百川,编辑:陈锦祥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