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年关的门槛

2010-12-22

 —— 作者:陈101023

 

 

上半年忙着本科毕业答辩,时常深夜舍友进入梦乡后我却辗转反侧,看着大家即将各奔前程的身影,不胜唏嘘。不要说我恋旧,说起来对一些东西还是有些不舍。人生好似一场无止尽的红移,每一个曾经闯进你心门的人都是一颗闪亮的恒星。

晚上走在去自习室的路上,忽然想起来彼方的兄弟,问候了一下,却不曾想到今天原是他的生日……每天漂浮的灵魂,我们都在关注些什么?

想想去年的现在,尚有心情寄张明信片给远方的朋友。不知道现在是因为忙还是我们彼此已然疏远,其他的尚且还记不得更别说一张小小的卡片了。

临走时的仓促和不知前路的迷茫早已消逝在离家向这里延伸的铁轨缝隙中,曾经泛着光华的时间片段终归于模糊,我怨恨自己当初的挥霍,然而想要将失散的年华寻回又是在痴人说梦。

做些奇奇怪怪的梦,把自己包裹在幻想的庇护下拒绝成长。睁眼一开,原来又是一天。

拉开窗帘,纯净恍如夏日的天空,如果不是隔着一层玻璃,真会以为是时光倒流。

有多少时候,我们之间隔着这样一层玻璃,让我们靠近却无法触及彼方的温暖?

我们每一个人都做为了生活的旁观者与参与者,我们看尽别人的故事,却看不穿自己的遭遇,我们在别人的生命里耀武扬威,却无法面对自己佝偻的身躯,我们给予别人亦真亦假的幻觉,却不知自己也是他人的一个幻影。

落寞之后才想要粉墨登场的戏子,也终究都是转身离开的故人。

山水总相逢,莫待成追忆。要过年了,真快啊。

【关闭窗口】